新闻资讯
如何建设学习型社会——对国际组织和不同国家推动终身学习的路径观察
发布时间:2024年02月27日来源:中国教育报浏览次数:794

当今世界,人类面临的多重挑战和危机交织叠加,全球性问题日益凸显。在教育领域,面对全球范围内的知识爆炸、技术更新、信息激增,终身学习的理念日益深入人心,创造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社会环境,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学习型社会,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总结国际组织和不同国家推动终身学习的有益做法和实践经验,可以为中国学习型社会建设提供更多思路。


理念引领


对终身学习达成深刻共识


创建学习型社会是国际教育领域的重要理念,多个国际组织积极倡导该理念并推动其落地。国际组织通过发布政策报告、组织国际学术会议,敦促各国重视终身学习、建设学习型社会,为建设学习型社会营造了良好的国际环境。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强调终身学习的人文主义关怀。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学会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报告,首次提出了终身教育和学习型社会的概念,将终身教育确定为教育政策的重要指导原则。近年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陆续发布了《拥抱终身学习的文化》、《让终身学习成为现实》等报告,将个体终身学习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相联系,拓展和深化了建设学习型社会的意义。


国际劳工组织强调终身学习融入未来工作的必要性。20世纪70年代至今,国际劳工组织将就业服务和技能培训作为重要使命,发布了一系列关于终身学习的政策报告。国际劳工组织认为,人人都应享有终身学习的权利,要促进有效的终身学习和高质量的教育发展,为未来世界的工作做好准备。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始终关注终身学习带来的经济和社会价值。经合组织在《2021技能展望:终身学习》报告中呼吁,加大对全民终身学习的投资,帮助人们形成终身学习的能力,以适应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当前,人类面临着气候变化、人工智能等众多挑战,经合组织提出,教育系统能带来经济和社会效益,呼吁各国努力实现所有人的高质量终身学习和可持续发展。


在国际组织影响下,多国政府将推进终身学习视为政府的重要职责,并将终身学习纳入法律范畴。197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议员蒙代尔递交的《蒙代尔议案》,提出明确保障公民接受终身教育的权利。该法案成为世界范围内第一部具有较为完备内容的终身教育成文法。此后,日本于1990年颁布《终身学习振兴法》,韩国于1999年颁布《终身教育法》,法国于2004年颁布《继续教育与终身教育法》,这些国家都在不断完善和修订相关法案,以保障国民享有接受终身教育的权利,并最终建立一个开放、包容和可持续的学习型社会。


路径革新


多措并举建设学习型社会


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大背景下,只有树立全民终身学习的意识、扩大全民终身学习的机会,才能有效实现提升国民素质、增强综合国力的目标。当下,世界各国的学习型社会建设都致力于服务全体居民,强调以构建资历框架制度体系为支点、以拓展技能培训渠道为纽带、以创新区域发展空间为载体、以跨部门通力合作为支撑。


以全体居民为教育对象。许多国家注重为全体居民提供学习资源和相应支持。例如,芬兰注重教育公平,设置了面向儿童和低收入家庭的俱乐部,为失业者提供免费的文化教育服务,使不同种族、肤色、身份、年龄的人都能获得学习资源。


以跨部门整合为关键特征。学习型社会建设过程中,各国都强调多元主体的密切合作。比如,英国格拉斯哥大学的亨特博物馆积极与社区及教育部门合作,为当地社区提供学习机会。埃及达米埃塔市的市政部门与当地的图书馆、文化宫以及媒体和信息中心合作,确保跨部门推动终身学习。


以资历框架为支点。为充分发挥学历提升在终身学习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世界多国都在积极完善学习成果认证机制,形成各国的资历框架,并通过微证书、“学分银行”等多样化的形式完善终身教育体系。例如,澳大利亚、加拿大和一些欧洲国家通过开发微证书来提供更加灵活和模块化的学习机会,使从业者能够在快速变化的就业市场中及时更新自身知识和技能,并获得就业机会或更高的学历。韩国设立“学分银行”来认证校内外各种学习经历,同时根据《学分认证法》认定先前学习的教育体系,当学生修满规定学分后,即可获得相应的学位,从而创造了一个开放灵活的学历提升途径。“学分银行”为学历教育的纵向衔接和横向沟通搭建了“立交桥”。


以技能提升为延展。终身学习在技能领域涵盖了技能开发、技能更新和技能提升等几个层面,这正是终身学习理念在整个职业生涯中的具体体现。新加坡成立未来技能委员会,并推出“技能创前程”计划,为处于不同起点的国民提供终身学习机会,通过帮助个人在教育培训和职业方面做出明智选择、设计完整且优质的教育和培训体系、与企业联合规划和设计技能架构等举措,来满足国民对技能提升的需求,发扬终身学习的文化。德国推出国家继续教育战略,重点改革技能培训体系,革新面向未来工作环境的职业继续教育,为中小型企业员工提供进一步培训的机会。


以城市空间为支撑。学习型城市、老年友好型城市等项目,可以在城市范围内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提升区域的可持续发展水平,使城市成为学习型社会的缩影。2013年至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办的国际学习型城市大会已连续召开五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了全球学习型城市网络,设置了学习型城市奖,旨在表彰和展示在地方层面促进优质教育发展和终身学习的优秀案例。如今,越来越多的城市加入到学习型城市建设的队伍中。例如,澳大利亚的温德姆市作为全球学习型城市网络成员之一,积极开展各项学习活动,在城市各处都设有学习中心,为各年龄段群体提供学习机会,并通过定期举办作家见面会、公共阅读活动、研讨会、图书俱乐部等免费活动来丰富市民的精神生活。世界卫生组织则建立了全球老年友好城市和社区网络,其最终目标是创造具有包容性的城市环境,提高城市老年人生活质量。爱尔兰政府积极响应世界卫生组织号召,制定了老年友好社会政策,爱尔兰人口老龄化研究中心的“创意生活”项目面向老年人开展音乐、绘画等艺术活动,在丰富老年人日常学习生活的同时促进代际沟通。


守正创新


推进中国学习型社会建设


综观世界主要国家和国际组织推动终身学习和建设学习型社会的经验举措,可从终身学习的治理体系、教育理念和数字治理能力三个方面出发,推进我国学习型社会、学习型大国建设。


完善终身学习治理体系,强化政府主导下的多主体共同参与。完善终身学习政策是建设终身学习体系的重要环节。要在把握我国国情的基础上,持续推动相关立法工作,完善终身学习的制度保障和立法保障。由于终身学习涵盖了所有年龄段、所有学习方式和所有学习途径,仅依靠教育部门的力量难以满足时代和大众的需求。终身学习政策的全面落实,要在政府主导下纳入更多利益共同体,加强政府、社会、企业、社区、家庭等主体的协作,强化正规、非正规、非正式学习之间的过渡和联系,合力建设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治理体系。


深化教育公平理念,提升终身学习的包容性和可持续性。当今时代,终身学习是个人获取公平就业机会的必要条件,是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我国要进一步保障个体的终身学习权利。在宏观层面上,国家和政府在制定终身学习政策时要结合人口、经济、文化等多要素统筹考虑,并且通过动态监测和评估不断进行调整;在中观层面上,学校、社区和各类机构要明确服务学习型社会建设的角色和定位,同时加强合作,拓宽终身学习的受益群体,丰富学习方式,提升教育的包容性;在微观层面上,要突出人的主体性,地方政府、社区等要充分考虑各类人群的学习需求。让终身学习转变为一种自然的生活方式,更有益于人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提高数字治理能力,充分利用数字化手段赋能终身学习。数字技术的大规模使用使得终身学习的形式更具开放性和灵活性,为建设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学习型社会奠定了重要基础。在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进程中,应以数字技术为支撑,构建全民终身学习的新生态,推动终身学习模式和方法的变革。一方面,要充分利用数字化资源,借助各种媒介,使不同群体受益。同时,还要重视国家智慧教育公共服务平台等数字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完善。另一方面,要注重学习者数字能力和数字素养的提升。数字化是手段不是目的,要确保利用数字化手段赋能终身学习具有针对性、适切性、普惠性,进而弥合数字鸿沟,助力学习型社会、学习型大国建设。


展望未来,终身学习必将成为人类进步的动力源,学习型社会建设也会成为教育更重要的使命。我们在建设学习型社会过程中,既要立足本土,也要融入世界,为世界教育发展贡献中国的独特智慧。


(作者:苑大勇 张璞单位系北京外国语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