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书籍推荐】不同年纪的不同阅读
发布时间:2024年05月14日来源:辽宁日报辽望号浏览次数:668

让我们一起翻开书,倾听春天的声音,开启一趟心满意足的旅程吧。

被称为职业读书人的作家唐诺把“年纪”这个视角加进每天的阅读和书写中,《求剑:年纪·阅读·书写》(以下简称《求剑》)是他的全新散文随笔集。23篇关于年纪与书写的思辨,重新打开阅读这片丰饶之地。书写者的年纪在增长,面对的世界却在日益年轻,最大好处是他的书籍也跟着年轻起来。唐诺用“年纪”这一独特视角,再次进入伍尔夫、昆德拉、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博尔赫斯、卡尔维诺、赫尔岑、康德等人的世界,辨识出那些比文字更稠密更真实的东西。他以“求剑”自比所做的事情,“刻舟求剑,只是船身的一道又一道愚人刻痕,我们想用它来找掉落时间大河里的某物。”


8.png

2023年《求剑》这本书出版时,唐诺已经65岁,不再年轻。对于唐诺自己来说,他正在享用老年这一“纯净的礼物”。“最大规模明亮起来、丰饶起来的仍是书籍”“很多书,可以重读了,”从2015年开始,唐诺以每两天左右读一本书的速度持续在阅读中前行,他说:“我和书的一度渐冻关系看来完全醒过来了。”这确实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

唐诺很享受上了年纪后的这段时光,作者、书本都变得年轻,喜好从强烈与鲜明转变为柔弱与沉静。“有一天,我忽然清清楚楚意识到这个应该早就如此明显的事实——我意识到,我面对着的是一个这么年轻的世界,并且仿佛回春,相对于我,这个世界只能一天比一天、每一样事物不停止地更年轻起来。”唐诺在新书《求剑》中,将这一刻比喻成吴清源发现围棋新布局时的感觉,一道光照射下来,让眼前事物毫无阴影、更清晰地呈现。与有人想要回到青春不同,他感谢年纪。年纪的加入,让唐诺有了不同的视角,看到往常看不到的事物。他将这种全新的世界图像携带在身上,构筑自己阅读与书写的新布局。

唐诺说:“真正对我内在书写意义产生变化的,是年纪而不是阅读。”时间在星辰中流逝,在你关爱的事物消逝中流逝,时间就意味着流逝。这并不让唐诺悲伤,他想到的是他阅读的那些尊敬的书写者,原来这么年轻。在书中唐诺列出一个表单,但丁写《神曲》时35岁,莎士比亚写《罗密欧与朱丽叶》时30岁,马尔克斯写《百年孤独》时39岁……强调作者写出名作时的年龄,作为阅读时的一种视角。莎士比亚,我们过去叫他莎翁,莎翁52岁就去世了,他所有伟大的作品都是年轻时写的作品,他三十几岁就能够把东西写成如此厉害。“我会看到我熟悉的阅读,好像都应该再重来一次。”这段时间,变成了唐诺生命里最用功的一段时光。他说:“这本书真正把我带进老年,用老年的眼光回头看我熟悉的世界、我熟悉的书、我熟悉的作家所产生的一种角度的转动。”

如果说,从一个人爱藏、爱读的书中,可以看到一个人精神世界的来路,那么书房就是一个窥见其精神世界的窗口。《坐拥书城:北大学者书房》一书带读者沉浸式探访15位北大教师的书房和他们的阅读世界。学者们大概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买书。虽然学校就有很大的图书馆,可他们还是会买书,并会努力经营自己的藏书。北大法学院博雅讲席教授吴志攀说:“在我心里,书房好比为学者量身定做的衣服,他们穿着合身不合身、舒服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图书馆呢?当然很好,大学者们会花很多时间在图书馆里待着,但那毕竟不是自己的衣服,是为大家服务的。文章是自己的好,书房也一定是自己的好。”

9.png


北大学者的书房是北大之所以为北大的家底所在,最有北大味道,最能体现北大的底蕴与气象。吴志攀讲述了自己的书房故事,说自己什么书都舍不得散,所以越积越多。“过去还在学校管理岗位时,我的办公室曾经在二层,层层叠叠,堆满了书,以至于管后勤的副校长多次来查看,说是怕我把楼压塌了。”

这些书房里的北大学者们,来自理工、人文社科、医学、经济学等诸多领域。《坐拥书城:北大学者书房》一书通过摄影镜头与文字讲述,遍访大家名师,围绕“读有字之书”“读无字之书”“读心灵之书”等话题,传递沉浸浓郁、含英咀华之乐,彰显北大学者其书满家的坚守,展示北大学人对读书的感悟,从书房这一特别场域,为读者提供一场思考精深、思维激荡的阅读盛宴。让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每位学者都提供了珍贵的影响人生的阅读书单。

访一室幽兰,化作想象世界的砖瓦,书房之房构成时空交叠的山海。“书房其实体现的是一个人的世界,精神的世界,想象的世界。”书房是有个性的,带着书房主人的温度,每个角落都是一个世界。在书山卷海中,学者们过着一种丰盈而无悔的生活。掌灯宇宙,寸心万壑,悠悠万事,阅读为大。捧起这卷书,走入学者名家的书房,一刹书田开辟的天地山海,一片大师打理的桃源之境,裹着岁月的惊喜与奇遇,铺展开来。